垄断阶级开始互殴了!因取消支付宝渠道美团遭反垄断诉讼

互联网反垄断是势在必行的。

因为到今天,互联网商业环境里面,基本上就是那么几个巨头说了算,就是前一段时间因为社区团购而被约谈的腾讯、阿里、京东、美团、拼多多、滴滴,我们想一想,现在我的生活里面哪里没有他们的影子?

你的衣食住行包括娱乐,都被这六家公司包了,你就算想逃出来,也找不到一个出口。

这其实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

在这个时代,互联网巨头一方面掌控了所有线上的基础业务,比如云端储存和计算、支付、信息传输等等,而另一方面他们又掌控了消费者。

腾讯和阿里知道我们给谁付了费;

滴滴知道我们的公司或者家在哪;

微信知道我们说了什么;

百度知道我们在搜索什么;

拼多多、京东、淘宝知道我们买了什么;

美团知道我们吃了什么。

垄断阶级开始互殴了!因取消支付宝渠道美团遭反垄断诉讼

这其实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因为在这种环境下,阿里或者腾讯能把一个人一天的做的所有的事情事无巨细的给打印出来,那在这种「大数据集权」下,我们还有隐私可言吗?

而且,当资本垄断之后,我们会面临一个事情,那就是没得选。

举几个例子,在1887年,一个叫做亨利·哈夫迈耶的人完成了炼糖厂的兼并,这时候,人民忽然发现,糖的价格好像上涨了几美分。而这几美分,就是亨利·哈夫迈耶为什么要完成兼并的原因。

他要收糖税。

哈夫迈耶说:「谁在乎每磅 14 美分?」 意思是,他已经能像政府一样,哪怕消费者只是在便利店买一杯可乐,他都能不动声色地从消费者身上收取几美分。他已经不需动用自己在供应链上积累的力量就能影响消费者。

这就是垄断,对垄断者来说,雁过拔毛不是一场空谈,而是每天都在轻描淡写而发生的事情,因为对于互联网巨头来说,无论我们购买哪种产品,只要经过他们的生态系统,都要间接地向他们支付费用。

在当年滴滴和快递补贴大战打得最猛的时候,滴滴曾说他们一天就能烧一个亿,刚融的钱连一个月都顶不住。那时候谁最高兴呢?是你,是我,还是他?都是不是,答案是滴滴司机。

为什么,因为那时候虽然是用户打车,可你还是要能打得到车才行。所以滴滴和快滴都在争这一部分的司机,结果呢?结果就是司机看谁给的钱多就跑谁的单子,那时候司机一天挣个1000块,轻轻松松,而且里面至少有五成都是奖励。

那时候司机和消费者都乐得看滴滴和快滴打架,因为神仙打架,凡人得益。

可等滴滴和快滴合并以后,一切都变了。

你现在去网上随便一搜就能搜到司机吐槽滴滴给的钱少,活又多,还经常扣钱。

而消费者们也发现,以前10块钱内就能走的路程,现在起步就要15块,你的打车成本至少上升了三分之一。

为什么你的打车费贵了?因为滴滴控制了渠道,控制了打车的生态系统,只要你在这个生态系统里面发生交易,你都要向滴滴交“打车税”。

对垄断主来说,他们在被垄断的领域已经形成了一个“王国”,而他们,可以正大光明的收税。

垄断阶级开始互殴了!因取消支付宝渠道美团遭反垄断诉讼

这损害了谁的权力?只有我们的吗?不!还有全体人民的!(狗头)

另外还有一点,就是我认为美团不会对这次立案有多么的在意。

因为对他们来说,阻力就是革命。

当然在他们眼里次次都是革命。

他们之前也对很多商业模式做了颠覆,也遇到了很大的阻力。但是最后呢?他们颠覆了,他们革命了。

对他们来说,互联网的伟大使命就是要颠覆那些传统的商业模式,并且极大地提高效率。

所以如果你和互联网人说什么“卧薪尝胆”,“天下兴亡”,他们会觉得你是不是有病。

用”漠视“这两个字来形容他们对于监管的态度应该毫不过分。

所以我估计,他们会觉得:硬扛着监管往下走就可以。

因为在此之前,监管一直管不了他们,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用了一个词来形容这些垄断资本的扩张----”无序“。无序是你管不了,但凡监管管得了,那能叫无序吗?

但是不管怎么说,这一次法院都立案了,也不再仅仅只是约谈,所以如果结果能够有下面我举的这个例子的一半,我就心满意足了。

在20世纪初的美国,约翰·洛克菲勒旗下的标准石油公司,依靠对石油行业的强大控制力,给铁路运输业施加压力,通过掠夺性定价等侵略手段挤垮了大量独立的石油公司,最终标准石油公司成为了富可敌国的垄断集团。

可是最终,在被称为「自由企业的大宪章」《反垄断法》下,标准石油公司被拆分为 33 个地理区域的独立石油公司,市场又一次开始了竞争。

我不奢望美团能被拆分,但是美团能够像谷歌在2017年因为垄断而被欧盟罚款24.2亿欧元一样,可以被罚个几亿RMB,我就知足了。

分享:

评论